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能源 > 正文

神华港口被曝煤炭交易黑幕

2014-04-14    来源:人民网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神华港口被曝煤炭交易黑幕煤品货运中被“偷梁换柱”

  1月由“浙海355”船运输的一批煤炭,上下游检验报告的卡值差达到459卡。 新京报制图/陈冬

  4月2日,一封煤炭行业的举报信在网络流传开来。信中称,部分煤炭贸易商重金买通中国神华下游黄骅港口的内部人员和第三方检验机构,以劣质煤品的价格购买优质煤品,再将煤品运输到下游港口倾销,从中赚取差价,造成数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一家名为华邦的煤炭经销商被指是黑幕交易的“始作俑者”,举报人称,该公司成立短短一年,通过低价倾销做出了500万吨的交易量,税前交易额达到惊人的21亿元,成为浙江第二大规模的煤炭贸易商。

  多位行业内人士表示,这种“作价套利”的现象已经是煤炭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正规的贸易商已经没法生存,要么倒闭,要么同流合污。”

  4月10日,神华销售集团纪委相关负责人回应媒体称,已经成立内部调查组赴黄骅港调查。

  神华下游港口被举报

  有行业内爆料,中国神华旗下的黄骅港存在大量煤炭黑幕交易,非法贸易商买通港口内部人士和检测机构人员,低价收购优质煤品再运到下游倾销从中赚取暴利。

  有关神华下游港口存在煤炭黑幕交易的消息一出,迅速引发外界关注。

  作为国内煤炭行业的龙头企业,中国神华背后的大股东神华集团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煤炭生产经销商。位于河北沧州的黄骅港码头则是神华集团在北方最重要的港口煤炭下水港和集散地,当地的黄骅港务公司也是中国神华旗下控股70%的二级公司。

  “这种贸易商内外勾结违规套利的现象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目前在黄骅港地区已经到了猖獗的地步。”王宇明(化名),上海一家煤炭经销商,常年在黄骅港接货,并向下游港口运煤。

  王宇明介绍,煤品从西部开采后,经货运先运至黄骅港码头,由贸易商装船接货后被运至下游港口,再向各地电厂输送,“煤炭到港、装船和离港的过程中,就是黑色交易开始的时候。”

  王宇明说,部分贸易商首先买通港口货运人员,把在黄骅港计划装船的煤品卡值配高,“比如原本计划上货的是5000卡的煤品,实际装船的是5300到5500卡。”

  其次,买通采样人员,在煤炭采样过程中通过调高灰分和水分,降低煤炭化验卡值;此外,为了更隐蔽,使检查机关在卸货港复检更困难,把混煤分仓装后再换样,并做低结算卡值。

  而一旦煤品被运送到下游的港口,这些被标为5000大卡的煤品就“摇身一变”成为5500卡的优质煤,“一进一出,每吨就产生了将近50元的毛利,再以略低于市场价格向电厂倾销,自然就会获取大量订单。”王宇明说,这种内外勾结作价套利的现象,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各环节都已明码标价,已经覆盖到了神华海运的几乎所有区域,“其中,黄骅港是最为严重的地方。”

  “这个月初,我们几家贸易商已经向国资委、国家信访局和神华有关部门举报并递交材料,希望彻底调查该事件。”王宇明说。

  同批煤炭两种品质

  在多位贸易商看来,黄骅港目前已经形成完整的黑色链条和利益团体,查找证据难度较大。但通过对比上下游港口的检测报告,相关数值的差异便可以看出其中的“猫腻”。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两份检测报告显示,同一船只在黄骅港和下游南方港的检验报告中,煤品在灰分和水分以及发热卡值上均出现差异。

  其中一份报告显示,一艘船名万洋36,航次1313,于2013年12月从黄骅港离港,发货至乍浦港。据当时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出具的煤炭检验报告结果显示,装船港煤炭低位发热量为4948卡,灰分20.43。而卸货港的第三方检验公司南通赛孚的化验结果显示,煤炭的低位发热量为5469大卡,灰分13.00。卡值差达到521卡。

  另外一份报告中,船名为浙海355,航次1401,今年1月同样由黄骅港发往乍浦港。其上下游检验报告的卡值差达到459卡,灰分差值为4.67。

  王宇明介绍说,在黄骅港第三方化验出来的都是低卡劣质煤,到了南方港口就变成高热值的煤品,“在整个过程中,优质煤被偷梁换柱。”

  “一般通过参配高灰的劣质煤,或者在化验时增加水分,都可以降低煤炭的发热量。”北京市煤炭质量监督站一位高级工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大宗商品货运中存在偏差是正常,但卡值差接近500点,除非是恶劣的天气,否则人为操纵的可能性很大。

  “一艘船能装下万吨的煤炭,稍微动下手脚,可能数万元的利益就出来了。”该工程师介绍,通过调整卡值赚差价的手法在煤炭行业里长期存在且并不新鲜,国家在误差规定的标准为268卡,企业误差标准更严格,往往在100多。“很多中小贸易商都会做些手脚获利,但一般都会控制在规定标准之内。”

  王宇明则透露,从黄骅港出海的货船在下游的乍浦、镇海、温州等港口均存在卡值变动的现象,“神华内部的误差标准是120个点,乍浦港差值较大,其他港口幅度小些。”

  神秘贸易商中的“关键人物”

  举报材料中,涉及煤品采样变化的两艘轮船被指均是来自一家名为华邦燃料的浙江煤炭贸易商,多位举报人称,该公司就是黄骅港口黑幕交易的“始作俑者”。

  资料显示,华邦燃料是去年新成立的一家煤炭经销企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注册地位于宁波大榭港,依靠当地的港口优势,向浙北、浙西等地供应煤炭。

  “这家公司成立短短一年,业绩急速壮大,通过低价倾销抢占了浙江地区10%的煤炭销售份额。”方建平(化名),是另一家参与举报的贸易商。

  “我做了20年,去年的规模也就200万吨。但我们从宁波国税局查到的数据,华邦去年一年的销售量就达到500万吨,销售业绩不含税达到惊人的21亿元,是整个浙江省内第二大的煤炭贸易商,很不正常。”方建平说。

  据王宇明介绍,华邦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做到如此规模,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该公司在2012年底重金挖到了一位“关键人物”,即公司现在的总经理张一鸣。张一鸣原本是黄骅港的值班主任,在港内人脉关系颇为熟络。

  王宇明说,上月华邦以低于市场价的报价拿到8万吨煤品的订单,引发了多家贸易商的不满。“华邦把煤价往下压了20到30元,我们卖的贵反而亏本,他卖的便宜却赚钱。” “现在煤炭市场本来就不好,华邦这么一干,贸易商纷纷效仿。再这样搞下去,很多正规的企业都支撑不了多久。到最后要么倒闭,要么同流合污。”王宇明认为,神华是国企,这样的交易乱象一方面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另一方面严重影响了煤炭市场。

  4月10日,新京报记者拨通了华邦总经理张一鸣的电话。他回应称:“我的确是在黄骅港工作过,但举报是恶意中伤,根本没有这回事。”张一鸣称,目前华邦燃料已将相关材料向上游采购渠道说明情况,“真实情况要调查后才能得知。”

  神华回应:已成立调查组

  神华销售集团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成立调查组赴黄骅港调查。有业内专家呼吁应该由第三方公安经侦、纪检和税务介入调查此事。

  王宇明说,每年在黄骅港装煤量约2亿吨,其中有2000万到3000万吨,也就是15%的量是通过这种模式流向市场。若以每吨至少损失30元计,每年造成的国资损失9亿人民币。

  “事实上,据我们了解,上周神华运销的纪委方面已经介入调查此事。”王宇明表示。

  4月10日,神华销售集团纪委书记邢伦对媒体表示,公司方面已在4月4日成立内部调查组,目前已在黄骅港进行了数天调查。“神华黄骅港自动化程度非常高,人为控制的环节比较少,做手脚的可能性比较小。接下去还会查,目前只是初步阶段。”

  此外,邢伦透露,由于举报重点是把煤炭的卡值做低,神华还将联合煤炭化验室、煤炭科学院、电厂以及引进的第三方化验方进行调查了解。

  4月11日下午,神华销售集团发布公告称,已经成立内部调查组赴黄骅港调查,同时将向司法报案,请求司法介入调查。

  与此同时,举报者称受到了“各方压力”,王宇明11日告诉新京报记者,原先参与举报的5、6家贸易商纷纷准备退出。

  “现在负责调查的只是神华的销售公司,和黄骅港属于平级公司,调查效果存疑。”有行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应该尽快向属地的公安机关报案,或者由第三方独立纪委直接介入,同时税务部门予以配合。

  “作为中国神华北方地区最大的下水港口,黄骅港未来仍然将增资扩建,如果在港口长期存在黑色煤炭交易,势必会导致神华旗下二级公司利益受损。长期来看,上市公司业绩也可能会受到影响,股民利益也会牵连。”该人士表示。

  “这是新闻里说的事情,我们现在还不了解情况不予置评,对公司造成的影响也没法估计。”4月10日,中国神华证券办人士回应称。

  • 1
  • 2
  •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