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文史 > 正文

陈晋:毛泽东是怎样把《红楼梦》当历史读的?

2014-02-20    来源: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关于《红楼梦》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 毛泽东1956 年在《论十大关系》中,谈到中国和外国的差距,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评价之高,可以说是无以复加了。

《水浒传》故事雅俗共赏,很适合民间流传和运用。《红楼梦》则更多地属于知识分子读物。毛泽东1964 年9 月7 日同湖南省委负责人说,“《资治通鉴》、《昭明文选》、《红楼梦》就是在一师学的”。所谓“学”, 是一般的阅读还是研究,不得而知。就目前看到的材料,在1913 年冬的《讲堂录》笔记里, 毛泽东写有关于《红楼梦》研究的“意淫” 之说,以及《红楼梦》第五回“世事洞明皆学问”这样的句子。

参加革命后,一路风云,毛泽东竟也时常谈论《红楼梦》。1928 年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最艰苦的岁月里,他同贺子珍讨论《红楼梦》的人物,说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写了贾母、王熙凤、贾政和贾宝玉、林黛玉、丫环“两派的斗争”。1935 年九死一生的长征途中,他同刘英谈到《红楼梦》,说贾宝玉是“鄙视仕途经济,反抗旧的一套,有叛逆精神,是革命家”。延安时期,他同文化人交谈时,经常发表对《红楼梦》的看法。据茅盾《延安行》回忆,1940 年6 月毛泽东和他畅谈中国古典文学时,“对《红楼梦》发表了许多精辟见解”。

至少到1954 年,毛泽东便已读了五遍《红楼梦》。这是他当时在杭州同身边工作人员聊天时说的。也正是在这一年,他听说北京大学图书馆有一善本《红楼梦》,据说是胡适来不及带走的藏书,便让田家英持介绍信去借。但图书馆馆长向达不愿意,理由是图书馆规定善本书可以抄,不可以外借。后经副校长汤用彤反复斡旋,向达才同意破例, 但要求一个月内还书。毛泽东也很守信义, 第28 天就把书还了。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毛泽东曾让人抄写过一部善本《红楼梦》,有可能就是这部。

为毛泽东管理过图书的徐中远作过统计,从1958 年7 月1 日到1973 年5 月26 日, 15 年间,毛泽东共15 次索要《红楼梦》, 有时一次就索要好几种版本。他逝世时,在中南海丰泽园和游泳池两处故居放置的图书中,还有线装木刻本、石刻本、影印本及各种平装本的《红楼梦》达20 种。放在游泳池卧室和会客厅的好几种版本,如影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木刻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用铅笔作了圈画,有的打开放着, 有的折叠起一个角,有的还夹着一些纸条。看来,毛泽东晚年不仅多次阅读,还很可能把不同版本对照起来读。

毛泽东读《红楼梦》,还随手抄写书中的一些词曲,目前留存下来的有十几首。前些年有消息称,有一套毛泽东写有不少批语的1954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 流失到了个人手中,因未看到原件,不好作判断。

《红楼梦》主要描写家庭故事和青年爱情,人物关系细腻生动,一问世即被称为“奇书”。但青年时代即宣称“我自欲为江海客” 的革命家,一生叱咤风云的政治家毛泽东, 竟如此喜读,迟暮之年还反复研阅,无疑是桩奇事,似也让人费解。

细细琢磨,这涉及毛泽东的欣赏旨趣, 关乎他对《红楼梦》文学成就的评价,更来自他的读法。

《红楼梦》的艺术风格,属于儿女情长“婉约派”一路。从欣赏旨趣讲,毛泽东喜欢豪放浪漫之作居多,但他的内心情感世界毕竟丰富细腻,随着环境、心境、年龄的变化, 完全有可能对相反风格的作品产生兴趣。他曾说自己对《红楼梦》,“开头当故事读”, 和一般学子没有什么两样。但可能是因为读细了,读多了,便被其家庭琐事背后的故事张力所吸引。毛泽东曾从这个角度谈到过诗词欣赏规律。1957 年8 月1 日,他读了范仲淹两首具有婉约风格的词后,给江青、李讷写信坦言,“我的兴趣偏于豪放,不废婉约”, 但“婉约派中的一味儿女情长,豪放派中的一味铜琶铁板,读久了,都令人厌倦的。人的心情是复杂的,有所偏但仍是复杂的。所谓复杂,就是对立统一。人的心情,经常有对立的成分,不是单一的,是可以分析的。词的婉约、豪放两派,在一个人读起来,有时喜欢前者,有时喜欢后者,就是一例”。说的是赏词,阅读《红楼梦》这样的小说, 大体也是如此。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