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文史 > 正文

卫士长忆毛泽东为何不爱在厕所方便:太臭不利于思考

2014-02-20    来源: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夜很深了。窑洞里,几件湿衣服被阎长林他们烤在大炕前的火坑旁,已经快干了。李银桥又去灶坑里熄熄火,回身看到毛泽东不是翻《辞海》、就是查《辞源》,一会儿又吸着烟静静地思考什么问题……

这时,周恩来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毛泽东抬头问道:“什么事?”

“我想来谈谈钟松,谈谈敌人的36师。”周恩来近前答话。

毛泽东却皱起眉来说:“你来得不是时候呀!”

周恩来一怔,还没明白毛泽东的意思,毛泽东又说:“我要去解手……”说罢抓起两张纸就大步向外走,走到门口交代李银桥,“你拿把铁锹帮我去挖坑。”

周恩来把自己带来的手电筒递给李银桥:“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

李银桥拿着手电筒,在院子里找了把铁锹,紧跟着毛泽东身后出了村,用手电筒照着路,一直走到一块野地里。

院子里有个小厕所,李银桥不知毛泽东为什么要到野外来。

村外的野地又湿又潮,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夜空的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再有就是村上传来的几声狗叫……毛泽东找了一处土坡,指一指坡下说:“就在这里吧。”

李银桥第一次给毛泽东挖便坑,便试着挖了一个尺把长、半尺多宽、一铁锹深的长方形土坑,再将坑两边垫上些土,用脚踏踏平:“主席,你试试吧。”

毛泽东站过去试了试:“嗯,好么,很好。”

毛泽东蹲下去解手,可能是大便困难,李银桥听他很费力地直憋气……

李银桥站在一旁小声问:“费劲儿吗?”

“不妨事!”毛泽东缓了一大口气说,“用手电照一下,我吸支烟。”

李银桥打亮手电,引得村上的狗又叫了起来。毛泽东说:“胡宗南还不如这村上的狗哩!”

毛泽东吸着烟,烟头燃着的红点儿在黑夜中时明时暗地闪现着……

“你不解手?”毛泽东蹲着问。

“我现在不解。”李银桥站着说,“你拉屎我也拉屎,万一有了敌情怎么办?”

毛泽东在暗中笑道:“你警惕性很高么!”

李银桥说:“我是干这个的,卫士就是卫士!你拉你的屎,我办我的公!”

听到毛泽东还在笑,李银桥又说:“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关键是思想上每时每刻必须有所警惕,有所准备。”

“讲得好么!”毛泽东在暗中说,“胡必成说你的记性好,没有白夸你!”

李银桥一时不知再说什么,毛泽东也就不再说话了。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毛泽东就那么不声不响地一直蹲着,四周静得出奇,就连风吹草动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毛泽东终于站起身来了,李银桥立刻上前、打亮手电、用铁锹将土坑填平。

两个人开始往回走,李银桥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在院子里的厕所大便呢?”

“我嫌它臭!”由于看不清毛泽东的脸,只听他这么说。

李银桥又问:“在延安你跟老乡们聊天时用手捏大粪,怎么不嫌臭呀?”

“此一时,彼一时也。”毛泽东边走边说,“银桥呀,你是在么时候考虑问题呀?”

“躺下睡不着的时候。”李银桥回答。

“那你拉屎的时候想不想事情呀?”毛泽东又问。

“不想。”李银桥回答得很干脆。

“你不想我想。”毛泽东忽然靠拢了李银桥,挤挤眼睛幽默地笑道,“我躺下去了就要困觉,只有拉屎的时候好想问题。”

李银桥忍不住笑了:“拉屎也能想问题?”

毛泽东提高了声音认真地说:“当然!院子里的厕所那么臭,能想出好主意吗?”

“是不能。”李银桥一边回答,一边笑得险些岔了气……

回到窑洞,毛泽东见周恩来还坐在大炕上,烤干的衣服也被叠好了放在一边,便将自己在解手时刚刚想好的一个歼敌计划告诉了周恩来……

两个人先在一起进一步分析了敌情,8月16日敌人钟松率领的36师已经兵出榆林,到了镇川堡,随即又兵分两路,派出123旅向东直逼乌龙铺,钟松自己统余部直扑沙家店,企图与敌29军刘戡所统的7个旅会合,逼迫我军背水一战。

在绥德会师后的敌军主力,留董钊的第1军军部及其第1师守备绥德、米脂,刘戡所统的7个旅在南尾追不舍,挤压在背;钟松与刘戡南北相距不过50公里路,东向封锁了黄河渡口,西北控制了咸榆公路,把我党中央前委机关挤在葭县、米脂、榆林3县交界的狭小地区--北面是长城、长城外是沙漠,西面是榆林河、无定河,河水正值泛洪期;东面是黄河,南面是敌人的重兵,与四面的敌军形成合围之势!

我晋绥野战军第三纵队在司令员许光达的率领下,也已于8月16日撤出榆林外围,火速赶往乌龙铺一带,接应和掩护中央前委安全转移;由于中央机关8月18日没有东渡黄河,而是直线向西、依然留在陕北;彭德怀便又派许光达率三纵队死守乌龙铺,用“就是敌人的炮弹落在身上,也不许后退一步”的死命令以确保毛泽东和党中央的绝对安全!

昨天--8月19日,也就是李银桥跟随毛泽东的这一天,许光达接到毛泽东在雨中发出的电报后,立即率三纵赶到乌龙铺和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与刘戡亲自率领的两个半旅接了火;我军将士顽强作战,勇猛冲锋,曾一度打到刘戡的29军军部,捣毁了他的指挥大营。

综合这一切,周恩来认为敌人的表面兵力虽然数倍于我,形势似乎对我军不利;其实不然,敌军虽多,但过于分散,我军虽少,但相对集中,敌援军虽众,但距离尚远,我军正可以抓住此大好时机,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周恩来说:“我们虽有惊,但无险,敌人虽狂妄,但已入绝境!”

毛泽东一拍大腿说:“我们想到一起了!我看,在沙家店给他布个网,36师绝逃不掉!”

“好!”周恩来点头赞同,“我马上通知彭德怀!”

“还是写个作战方案送去的好!”毛泽东在周恩来的陪伴下立刻写了具体的作战方案,然后命令警卫员马汉荣和邵长和二人,即刻连夜快马加鞭,将画着“AAAA”的作战方案直接送到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指挥部去了。

歼敌主战场计划设在杨家园子正南方的沙家店,距离毛泽东现在住的地方15公里。为了就近指挥作战,毛泽东率中央前委的部分同志又向南行进了5公里,来到距沙家店仅10公里处的梁家岔。江青和其他的人依然留守在杨家园子村。

梁家岔是个坐落在山顶东面坡地上的小村子,村上仅有20来户人家。毛泽东率众人一到,挤得村上处处是人,简直没有一处落脚的地方。

再挤不能挤乡亲们,几百人的队伍一律宿营在窑洞外面。大树下、土坎旁、甚至牲口棚里,都成了人们落脚栖身的地方。

再挤也得有首长们指挥作战的司令部,叶子龙和汪东兴勉强借到两间窑洞给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又在不远处给工作人员借了一间小窑洞。

司令部一定下来,机要科的人们立刻在石板锅台上装了电话,同时跑出去架好了电话线。时间不长,西北野战军指挥部的电话就接通了。

毛泽东立刻命令:“要彭总,我要跟他直接通话!”

 

很快,电话铃响了。站在锅台旁的毛泽东顺手抓起了电话听筒:“喂,是呀--我是毛泽东!”

李银桥同大家一听“毛泽东”3个字,都兴奋得简直要跳起来了!自从撤离延安、转战陕北途中的毛泽东一直化名“李德胜”,今天公开自称毛泽东,像是一记春雷,振奋得人心激动不已;同时也说明了形势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伟大的转折点,敌人彻底灭亡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人们不知彭德怀在电话上讲些什么,只听毛泽东大声说:“向全体指战员讲清楚,这是对整个战局有决定意义的一战,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敌人,不让一个敌人跑掉!”

听着彭德怀在电话里讲前线情况,毛泽东边听边大声说:“要挖战壕!你们侧水侧敌,大意不得……要注意!初战必胜,胜了就争得主动……那不行!没有粮食就杀马吃肉,打完了仗再说!”

放下电话,毛泽东转身问身边的李银桥:“银桥,我们还有酒吗?”

李银桥回答:“有!要什么酒,白酒行不行?”

“不要白酒。”毛泽东摇摇头,一边想一边说,“这次的敌人够多,有十几万哩!我军是侧水侧敌,仗也没得那么好打……可是钟松没有白酒那么辣。”

李银桥自作聪明地问:“那就拿葡萄酒?”

“不,葡萄酒又太软……”毛泽东觉得葡萄酒也挂不上敌36师钟松的“号”,便选了一种既不像白酒那么辣、又不像葡萄酒那么软的酒,问:“嗯,有白兰地吗?”

李银桥恍然大悟,立刻回答说:“有,还是外国货呢!”

“好么,我看就是白兰地吧!”毛泽东一手指头敲在地图上标着敌军的蓝圈圈里、蓝圈圈已被数支粗大的红色箭头包围了。

地图铺在炕上,李银桥拿来白兰地酒放在地图旁,酒瓶旁边再放好一包纸烟、一盒火柴,另一旁摆好油灯和蜡烛、茶杯、暖壶。

毛泽东在转战途中,身边离不开的“三件宝”是柳木棍、帆布躺椅、补丁棉袄;现在柳木棍用不着,补丁棉袄穿不着,只有帆布躺椅可以派上用场了。

李银桥安排好毛泽东身前的诸多小事后,忘不了将帆布躺椅摆放在锅台旁边,石板锅台上放着电话机。

一切准备就绪,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

突然,电话铃“丁零零”地叫响了。毛泽东拿起电话听筒,“嗯”了两声,随即下达了战斗命令:“好!战役开始,狠狠地打!”

就这样,毛泽东撤离延安半年后的最大一场战役,也是扭转陕北战局、彻底打败胡宗南重点进攻的关键性的一场重要战役--沙家店战役,在毛泽东亲自坐镇和命令下,在彭德怀的具体实施和指挥下,打响了!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