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教育 > 正文

90后大学生因“好奇”成入殓师 服务要求温柔稳重

2014-05-09    来源:人民网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牟楠穿戴服装,准备为死者化妆

  宜宾市殡仪馆从事入殓服务的团队 董志宇 摄

  青春照进生死,90 后入殓师留下生命永恒的美丽

  牟楠,一个微胖的男生,架一副黑框眼镜,偶尔腼腆一笑,像个孩子。他性格开朗,和许多90后一样,他喜欢打篮球或宅在家看书。如果不是事先了解,谁也不会把他跟入殓师这个职业联系到一起。“我是入殓师,主要是给逝去的人化妆。”牟楠对自己的职业直言不讳,入职一年多以来,他已经用他的双手,为近百位逝者留下了永恒的容颜。

  在宜宾,入殓师并不多,90后仅他一人。他们坦然接受着别人的忌讳、质疑,他们也曾因为一些苦恼,独自叹气。

  90后大学生因“好奇”成入殓师

  牟楠,24岁,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医学美容专业,就职于宜宾市殡仪馆,他是宜宾为数不多的入殓师,也是宜宾市殡仪馆目前唯一的90后入殓师。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牟楠说是因为“一时的好奇”。

  去年1月,他在网上看到宜宾市殡仪馆的招聘信息,原本学医学美容的他觉得专业对口,同时也很想尝试入殓师的职业,于是他报了名并通过了测试。刚开始入职,牟楠被派到成都市东郊殡仪馆学习,他“幸运”地分到了防腐整容组,学习打理遗体。从最初的有些恐惧到坦然面对,牟楠表示自己适应得很快,如今,他已经考取了国家遗体整容师五级证书。不仅是化妆 入殓服务要求温柔稳重

  “他们不是死亡,而是在另一个世界里,快乐地生活着。”牟楠说。在入殓师的眼中,逝者被尊称为“大体”,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尊死者为大”,不过,入殓师们对待大体,通常还有一个称呼—“往生者”。

  走进殡仪馆,套上隔离服,戴好手套和口罩,给设备消毒……现在,牟楠要为一位逝者做入殓服务。牟楠告诉记者,在工作间为一位“往生者”做入殓服务,一般耗时半小时,如果遇到家属有其他要求的,这个时间可能会持续一两个小时。“逝者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需要让逝者得到和生者一样的享受,一样舒服的体验。”牟楠说。打粉底、画眉毛、抹腮红、涂唇膏……他用一双温暖的手,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陪伴逝者走完最后一程。工作完成后,牟楠必须在水龙头下反复洗手两分钟,之后用酒精浸泡双手,如果手上留有伤口,那么酒精的刺激会让牟楠感到火辣辣地疼。所以,他尽量不让自己的手受伤。

  人们或许认为入殓师就是给逝者化妆这么简单,其实不然。在这里,因为逝者家属的情绪往往激动或悲伤,“尽管也是服务行业,但我们不能微笑,不能给家属很浮躁的感觉。”业务经理罗永洪说,入殓师做事,尽量重细节,少说话,他们力求温柔稳重,从每一个细节帮助家属们渡过心理上的难关。不过罗永洪自嘲,他太严肃的表情被别人指责过“态度不好”。

  生死荼蘼 入殓师的“黑白人生”

  感动

  日本影片《入殓师》将入殓师一职呈现在众人面前,但牟楠没看过,“听别人说很感人,但我不看。”至于为什么不看,牟楠觉得自己内心有种“恐惧”,怕一些温情又与自己职业相关的电影会让自己“想到一些情节”,然后心里会觉得害怕。牟楠说,担心别人会忌讳,所以入殓师不会主动和人握手。

  从业至今,已经一年多的光景,虽然工作的过程中有过害怕,承受孤独,但牟楠也收获了许多感动。牟楠说,自己曾经遇到过一位逝者,19岁左右的少年,他在工地上发生意外去世了,他远在外地的母亲花了一天时间赶过来见儿子最后一面。牟楠他们将19岁的少年放在冰棺里,男孩母亲到来时,他们打开冰棺,母亲看见自己的儿子,流着眼泪,默默低头,亲吻着已经去世的儿子。“当母亲亲吻儿子那一刻,我觉得,无论生命的状态是怎样的,家人的关心和关爱是永远的。”牟楠说。

  苦恼

  牟楠表示,自己很喜欢入殓师这份职业。但是他的这份热爱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最初他选择这份工作时就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牟楠毕业以后,父母一直希望他能找一份像教师或者医生一样受人尊敬的工作,但是牟楠的坚持让父亲对他感到失望。在父亲心中,干这行,总有些忌讳。一次牟楠下班回家,他为父亲倒水,父亲领情喝一口后便将水放在一旁,“想到他的手接触过死人,心里总觉得怪怪的。”牟成亮说,而当别人问起牟成亮儿子是做什么工作的时候,牟成亮也只能含糊回答:“在民政局的一个单位。”

  在记者调查中,许多从事此行业的人,都面临着家人不理解的问题。不过牟楠要面临的问题还有一个——没对象。牟楠也曾认识几个女孩,但“那些女孩子听说是干这个的,很少再联系”。宜宾市殡仪馆副馆长罗承华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的员工,许多都是在结婚后才做这行,单身的人往往找同行,“内部解决问题”。牟楠说:“我或许会找同行吧,或许,这个东西,得随缘……谁说得定呢。”对于个人问题,牟楠有些无奈和茫然。青春照进生死 平均年龄27岁的入殓师团队

  宜宾市殡仪馆现有与入殓服务相关的有13人,这个团队年纪最大的47岁,最小的是23岁的女生曾芹,团队平均年龄27岁。曾芹主要的工作是礼仪、主持和前台接待,不过遇上家属要求女性为死者服务时,曾芹也会为死者清理、化妆。“我没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什么特别的,每个人都要面对生老病死。”入殓师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并不特殊或低贱。业务经理罗承华说,他有一个八岁的儿子,他给儿子坦然讲了自己的工作,妻子对他的工作也很支持。

  对于外界传言殡葬服务是暴利行业、入殓师有高薪酬。罗承华说,他们这里的姑娘小伙儿一个月收入扣掉五险一金就两千左右,由于受政府的管理与支持,殡仪馆收费也相对合理。(华西城市读本实习记者李幸 摄影报道)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