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文史 > 正文

靳文艺:水墨有缘

2014-03-24    来源:中国民生网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靳文艺,祖籍山西,生于内蒙古。先后就读于内师大艺术系,南京艺术学院国画系,中国国家画院,历任内蒙古自治区美协理事,乌海市原首任书画院院长、乌海市美协名誉主席、乌海市政协委员、乌海市文联委员,作品入选“海潮杯中国画大展”(中国美协主办)作品入选“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画展”(中国美协主办)作品入选“西部风韵中国画名家邀请展(中国美协主办)并获优秀作品三次获内蒙古自治区美展一等奖,先后两次应邀赴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国进行学术交流与考察,应邀参展”欧洲国际艺术博览会“。2006年定居北京,现任中国宋庄国画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协友联画院特聘画家、《丹青》杂志主编、策展人,荣宝斋画院范扬工作室执行导师。




小雪春归图


水墨有缘

     

      水墨画产生的年代虽暂无定论,但发展到唐末五代两宋时期已经全面成熟,笔墨理论构建之完善,六法六要之出现,’”三远”画理和思想之建立以及流传百代而不朽,大量的杰出作品问世都已彰显了水墨画永恒的艺术价值和无穷的审美魅力,成就了千百年来水墨画史上无数个辉煌.在水墨画未出现之前,绘画多以”错彩缕金,雕缋满眼”以至发展到”唤爤而求備”.错乱而无旨”,所以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便是必然的趋向了,然而以墨代色的水墨画的产生有其思想根源,更有其文化背景(贾方舟语).思想根源主要来源于儒道释思想与文化行为,尤其是从事绘画者的队伍从普通画工逐渐扩展至文人士大夫,这些文化精英的参与使绘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大多数深受老庄玄学与禅宗思想的影响,在生活态度上往往由于生活中的失意而远离现世,重归自然,隐居山野林间,过起一种”入山林观天性,以天和天”的隐居生活,用人格和道德的精神贴近自然,感受自然,拥抱自然,达到与自然和谐统一.在艺术上主张”虚以待物”’齐以静心””物以貌求,心以理应””收视反听, 审思傍讯,精鹜八极,心游万仞”.正是这种艺术主张落实在作品中必然会呈现出”素朴””虚淡””静雅”的意境.由人生境遇产生生活态度,由生活态度产生文化思想,由文化思想产生艺术主张,由艺术主张产生绘画形式,于是水墨画便成为潜在的文化意识,渗透到那些在文化素养上颇有造诣的画家审美思想中,这种文化意识和审美思想必然也会在水墨中找到归宿.

      老子有”见素抱朴”之说,庄子也主张”纯素之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素本是指”无与杂’’的白色绢帛,在这种材料上来表现素朴的思想则唯有它的另一个极端色---黑.在古代五行玄学把这种黑的颜色叫玄,但在它物质属象的背后还有一层意义就是指:深不可测,高不可探的宇宙.玄是能生成五色的”母色”,也是”混沌的世界,未知的世界,”与霍金的宇宙黑洞学说颇有点相似.玄乃是五色得以成立的”母色’,水墨之色是不加以修饰而近于”玄化”的母色”,”用墨而五色具”是说仅运墨之色,而已含蕴有现象界中的五色,觉现象界之五色皆含蕴于此墨色(玄)的母色之中(徐复观语).正是这种玄色暗含了文大士夫的宇宙观和’见素抱朴””返璞归真”的思想观.就绘画而言,当找到这种最能表达其思想与情致的材料之后,还需要有一种媒介,水便出现了.水这种无形无味的物质,不仅滋生了生命万物,也为生命万物的发育成长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条件,这也是迄今为止人类判断宇宙星空有无生命的唯一标志.中国文人在对水的认识不只停留在实用的表层之上,通过水赋有了它更深层次的文化内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之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信善言,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忧”.这里的水不仅只是一种物质的水,而深含了人的道德,性情.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善利用万物而不与相争,它甘心的处在人不愿呆的低洼之地,这跟道很相近,居安于卑下,存心保持宁静,交往,讲究诚爱;言语信实可靠,为政天下归顺,办事很有能力,行动合乎时宜,唯有不争不竟,所以无过无失.水.故几于道,水不就是道吗?知水性,灵魂也如水.把一个无意识,无情感的自然之物,赋予如此之多的思想内含,并潜移默化到他们的创作中来,使其注入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基因.到了石涛这一思想更是直接引伸到他的绘画理论,在他的<<画语录>>中:夫水,汪洋广泽也以德,卑下循礼也以义,潮汐不息也以道,决行激越也以勇,盈远通达也以察,沁泓鲜洁也以善,折旋朝东也以志”.由于人格与道德的需要,思想与情感的需要,使从自然中抽取出来的物质为人的精神世界所融合互化.这便产生了水与墨的结合,成就了人类文明史上一次历史性的机缘.这个机缘就像亚当遇到夏娃产生了人类一样,使世界的文化艺术宝库又产生了一个独特的艺术形式—水墨画.


      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发展走向必然要出现水墨画,,水墨画也必然要成为中华民族独特文化思想的标志物.一切事物或一切现象的发生都是由一定关系和条件决定的,水墨画也不列外.墨得水而活,得水而鲜,得水而润,得水而美,水得墨而娇,得墨而华,得墨而秀,得墨而神,水墨之间所幻化出的无限玄机永远是我们追求的美妙世界,故王维便有了”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

 

二.    水墨有约

      水墨画千年发展的历史,不仅创造了人类艺术史上的一个又一个辉煌,也演绎出一个又一个因水墨而结缘的动人故事.

孙志均与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为同窗学友,那时十年动乱尚未结束,条件艰苦,生活困难,他从北京下乡到内蒙古高原锡林郭勒,在草原上度过了马背生活,作为知青中的精英被选拔到学院中学习,自是如饥似渴,五更灯火,苦读寒窗,印象最深的是每日下午两节课后,我们几个在班里较为投缘的同学背上画夹,步行十几里到火车站去画速写,寒来暑往,风雨无阻(当时的公交费是一角五,但对我们来讲已是无力承担),返回时已是夜深人静,虽是精疲力尽,但大家仍是一路笑语一路歌,那又冷又硬由同学打回的钢丝面仍被狼吞虎咽的扫荡一空,若是谁能整点咸菜大家也会围坐在一起一边喝水一边吃着咸菜海侃神聊,同学们喜欢我讲那些鬼怪狐仙,阴森恐怖的破案故事,我是侃故事高手,每当同学们听我的故事入迷到不睡觉都要听时,心里还是有些狡猾的得意(这些故事多数是我自己编的).志均出身书香门第,又勤奋踏实好学,自然在学生中凤毛麟角,他宠辱不惊,从容淡定,纯厚朴实,离校时同学们为我送行,喝酒不是一瓶一瓶的,而是一盆一盆的喝,同学们喝的东倒西歪,志均酩酊大醉,躺在我怀中的那种情形至今让我心疼.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回忆那次喝酒他认为那是喝的最醉的一次,而后志均留校任教,读央美研究生.出任首师大美术学院院长.


      九十年代末的一天,二十多年失去联系的他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电话中介绍了他在首师大工作的情况,并非常兴奋的说:’你猜?谁在我身边,你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是我很少听到他这么兴奋的讲话,到底是谁让他这么兴奋呢?’猜..是谁吧’,”我怎么能猜出你身边是谁.””让他和你讲话”,电话那头传来:’我是进安,我是进安”,”啊/进安/”

原来,志均出任首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后,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招贤纳士,先后将一批美术精英招到他的麾下,从而使首师大美术学院声名鹊起,焕然一新,极大提升了学院的学术地位和知名度,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而且是一个成功的领导者.

我与刘进安,刘克训是在一九八四年秋季同时进入南艺的,我是由苏天赐先生推荐随张文俊先生研修山水画,进安是随王孟奇老师研修人物画,刘克训随陈大羽先生研修花鸟画,我们三人同住一舍,朝夕相处.金陵古城,文化重镇,六朝古都,虎踞龙蟠,人杰地灵.美术85新潮就发源于南艺这个百年老校.

       王孟奇不仅是进安的指导教师,也是我们共同课教师,早在七十年代就是我仰慕的偶像,他的连环画<<京江怒涛>>我曾认真临摹,熟记在心,他当时担任国画教研室主任,是国画系的学术领军人物,也是新文人画的核心人物.他温文尔雅,直率通脱,德高望重,大家亲切称他孟老.他与进安亦师亦友,心性相通,进安进校不久,他便下定决心要把进安挖到南艺,虽未能如愿但两人二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堪称师友间的佳话.我与孟老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一次课堂上,课间我们就中国画的现状与未来展开热烈的讨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课后学友蒋国良给我送来一幅画,是孟老特意为我画的”东坡煮茗纳凉图”,我欣喜激动不已.他的画室当时提供给进安使用,进安走后我在孟老的画室度过一年多的时间,那时的画室是何等紧张,十几个同学挤在一个教室,那情景可想而知,我则在这工作室里独享,令多少学友羡慕,每当想起孟老对我的厚待总是感激不尽,这间画室也成了很多画家学友们的聚集地.大家谈天说地,海阔天空,就是在这间画室我画了大量的作品.孟老和张友宪老师极力鼓励我举办个展,在他们的推荐和鼓励下我在南艺举办画展,至今我收藏着画展开幕时来宾签名册,今天看到这些赫然在目的签名不仅吃惊:苏天赐.陈大羽.张文俊.王孟奇.周京新.江宏伟.林容生.张友宪.李小山…….

克训与进安,我们同住一舍.整天有说不完的话.每当霉雨来临,淅淅沥沥一下半月,躲在被窝聊天想家,各叙忧伤,每逢节日小菜美酒,挥毫泼墨,疯狂不已.克训这位山东侠士,忠肝义胆,青岛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激情燃烧的年代赴青海屯垦支边,在青藏高原风雪二十载,历尽坎坷,饱受磨难造就了坚毅的个性,豪爽放达的性格,画起画来自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每当酒后便放笔纵横,笔下雄鹰秃鹫,竹鸡野鹤,翠鸟八哥猫头鹰……皆诩诩如生也,当时有”一支铁笔扫遍金陵”之美誉,大羽先生称其为难得的人才,金陵一别二十五载,近来电话不断,声音好偌当年.在这期间林容生也来到南艺学习,容生来于闽南,才思敏捷,聪慧睿智.一次看展我在一名人的篆刻作品前不断赞叹,容生兄走近我俯耳悄悄告知:”这幅作品刻的不好,刚烈有余,柔隐不足.”我当即暗暗吃惊,此君眼光非同一般,能说这话绝非平庸之辈,日后不久,我就见到他在全国篆刻大展中获奖的消息,那篇报道题为:”诗人,书画家,金石篆刻家---林容生.”也正因如此,我才有了容生兄为我刻的一枚印章,这枚印章是我二十多年来用的最多也是我最喜爱的一枚印章.


九十年代我组团赴欧参加国际艺博会,又想到容生兄,但因出国护照没办下来,他未能随团前往,那年春节我收到了容生兄手绘的贺年卡,学友之情可见端倪,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当我在国家画院学习,他也调到国家画院任职,我们又一次不期而遇.

和刘进安可说是一见如故,到南京火车站一下车我就被一群黄包车夫围上,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车夫帮我把行李放上车让我也上车,看着他的年龄怎么也不肯上,车夫几乎发火了,无奈我上了车,车在大街上一溜小跑,我真是羞愧,年青青的让一个老人拉着.到了学校和进安一见面谈起此事,他和我一样的心情,不同的是他就没上,一直跟着车跑,同样的感受一下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进安干练豁达,为人朴厚稳健,生就俊郎,有点日本明星高仓健冷俊忧虑的气质,颇具魅力.我们几乎每天晚饭后都要沿着古林公园那堵石墙下的小路散步,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偶而摘一朵从石墙那边伸出来的花朵或折一枝翠竹,悠然自得,轻松自在.我们散步漫无边际毫无目的,往往不知走到哪里,也不知走到几时,最远一次几乎走了半个城,回到学校已月上钟山,时至子时,现在都无法回忆当时都在聊些什么,总之有聊不完的话题.

       进安作画印象最深是其作<田横五百士>,这个撼人心魄的历史故事被进安描绘的惊天动地,可泣鬼神.当时我们同在孟老的那间工作室,他将十几张四尺整纸接在一起,铺满墙壁,他紧锁眉头,坐在画壁前不住的吸烟,室内烟雾缭绕,我为他煮墨,是用雨花牌普通墨汁倒在盆里在火上煮,将水分蒸发,直到把墨煮的像粥一样,这种墨又黑又浓,量又大,用起来煞是过瘾.我至今仍能回忆起五百士中活灵活现的一个个形象,浓重的墨迹,赤焰的朱砂,感人的形象,震撼人心的场面,再现了千年之前那场惊人动魄的历史悲剧.

       进安在水墨界的地位和意义自有公论,他接过志均手中的薪火,出任首师大美术学院新任院长一职,志均慧眼识才,十几年来他们心心相映,相处甚佳.志均.进安也就成就了一段友情佳话.

进安与范扬是好朋友,南师南艺一城两院,往来不断,进安常去范扬那里玩,我与进安又是最好的朋友,跟着他也就结识了因”支前”一画走红的范扬老师,二十年后,我又拜在老师门下,成为他工作室一员,先是研修,后是课题,转眼三年.老师为人磊落,痛快放达,说也不绝,笑也灿然,实乃性情中人,为画风卷残云,滋肆纵横,笔走龙蛇,实乃神手.为事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南北行走,东西穿梭,为师诲人不倦,因势诱导,因材施教,堪为师表.为友真诚相待,宽容通达,亲和可爱,乐于助人.转眼三年,师耶友耶.我于家乡举办个展,老师不远千里,欣然前往,祝贺加威,令我感动.而今我们又在宋庄国画院同谋共事,只因水墨而约.

我与诸位师长学友一别,回到塞外小城,游离中心,如同离群之雁,孤独寂寂,曲折坎坷,身心疲惫,为当地文化发展用尽心血.弹指一挥,转眼已是二十五载.如今我们共聚京城,举办画展.人到暮年,其心如童,其情愈浓,实乃有缘于水墨,因水墨而缘,因水墨而约.

水墨新宋庄


       宋庄作为中国标志性的艺术原创园区,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都影响巨大,享有盛誉,当然,由于历史的原因最初进入这里的艺术家都是从事现当代艺术的前卫画家。人数不多,所从事的艺术门类也比较少,真可谓是座无人问津的艺术孤岛。随着历史的发展,国家改革开放的力度的不断加大,人们思想观念的改变,聚集到这里的艺术家越来越多,所代表的艺术门类也越来越广泛,尤其是代表中国传统国粹艺术的中国画进入宋庄,这是历史新宋庄具有重大的划时代意义的一次变化。
       长期以来宋庄由于交通不便,房租与土地价格的便宜,改革之初较为禁锢的文化政策又鞭长莫及,加上民风的淳朴和信息的封闭,环境的静寂,这都给前卫艺术家提供了生存和创作的理想的空间,这些前卫艺术家的身份虽有不同,但思想活跃,思维敏捷,充满了满腔热血与激情,且大多年轻气盛精力旺盛,既有极大的创造力又有极强的破坏力,从思想体系来讲,多受西方哲学思想的影响,崇尚西方的民主自由观,在主流社会中被边缘化,社会地位的失落造成了对传统精神的反叛和社会意识形态的对立,他们把最初来宋庄的举动称为,“落草宋庄”,这也是最恰当不过的一种比喻,第一代入驻宋庄的前卫艺术精英们用自己长时间的打拼和坚持,通过辛勤的艺术创作,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化的影响下,在西方文化战略的政治需求和国外艺术机构的操控下,成就了一批前卫艺术家的梦想,可以说这批艺术家赶上了难得的天时地利。尽管如此,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价值观和审美取向的不同,宋庄始终处于国内开花国外香的地位,在国人眼中,始终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颇具争议。前卫艺术家视其为圣地,而处于主流地位,体制内的主流艺术家却将它视为乌合之众,沉渣泛起,正因为如此,对宋庄的排斥和宋庄的反排斥,始终在博弈之中。
历史不会忘记2008年由上上美术馆举办的“与传统打个照面”的展览,在当时看起来非常普通平凡的展事,却揭开了历史新宋庄崭新的一页。 “与传统打个照面”这个有些怪异的画展标题,反映出了当时宋庄前卫艺术群体对传统艺术的一种复杂的心态,这块被前卫艺术群体划定为领地的村落,对进入领地的传统艺术,是对抗还是对话,是排斥还是接受,是互残还是共赢,上上没有放弃这种难得的历史机遇,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对话,选择了接受,也选择了共赢。
       上上举办的这次展览,打开了传统与现代对话的坚冰,坚冰一开,春风扑面而来,在上上的倡导和努力下,宋庄国画院也在2010年阳春三月的和煦春风里诞生,这个隶属于上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专门从事中国画创作研究,交流,展览,收藏集一体的民间专业画院,把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继承和推动中国画的繁荣与创作,不拘一格的推出人才,争取打造成一个国内较有影响的品牌画院,作为自己的努力目标,目前聚集到宋庄的国画家越来越多,尽管他们的身份不同,水平也参差不齐,但由于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把各种地域文化带到了这里,在他们中间大多数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都经历了漫长的路程,其中不乏在艺术创作中取得很大成就的卓有影响的知名画家,他们把各种地域文化和风格流派带到了宋庄,这些画家聚居到宋庄,都有一种对艺术执著追求的殉道精神和对个人艺术发展的美好的梦想,但是这些游离于体制之外的北飘画家,只身来到日益梦想的首都之后,却产生了浓重的无归宿感,处于迷茫和彷徨之中,宋庄国画院的建立,无疑是给这些艺术家搭建起一座艺术的鸟巢,安了一座温馨的艺术之家。传统中国画进入宋庄短短的几年,由少到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发展速度之快,发展前景之好,都远远的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自从宋庄国画院成立之后,各种传统中国画的画院,美术馆,艺术中心和画家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从事中国画创作的艺术家也由当初的十几名骤增到近千人,而且越来越多的高端的优秀画家也不断入驻宋庄,这对宋庄艺术群体整体素质和艺术创作水平的提高,都带来了动力,不仅如此,一大批体制内的高端艺术人才,大师级水平的当代名家,也积极参与到这里的艺术创作和活动中来,从排斥敌意观望到接受合作参与巨大的变化中,充分显现出,宋庄所具有的艺术凝聚力和感召力。发生以上转变,这主要取决于中国人固有的审美心态和和艺术市场的需求。国人对传统艺术的审美心态是由特定的文化教育和精神需求所决定的,中国画中饱含传统文化的内蕴,讲求书画同源的笔墨构式,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意境界,计白当黑的阴阳太极的时空观念和诗书画印有机结合的绘画形式,无疑在中国人的审美心态中牢牢刻上了恒久难变的烙印,这种审美心态又导致了人们的审美需求,当人们的经济、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得到了生存需要的刚性需求后,强烈的文化精神需求,就越来越大。
       宋庄国画院建立之后,举办了一系列较有影响的大展,从规模宏大的“开院展”,到独具学术品味的“点墨开玄”系列展,从“正大中和”的中堂展到“清风雅逸”的扇面展,一个个精彩的展览,不仅为北飘画家提供了一个创作成果的展示平台,也为人民大众献上了一道文化精神大餐。宋庄国画院的建立也把十几年来北飘艺术家始终处于游离与无组织状态中组织起来,不仅可以充分整合各地画家的资源,不断提高画家的创作水平,有利于画家间的学术交流,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同时在市场运作中也可以互利共赢。
出现这种崭新的变化是历史的必然,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使我们的思想领域更加解放,政治环境更加宽松,经济上也更加富足,综合国力的增强,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都为艺术市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中国画这种浸涵着民族审美习惯的艺术形式,是一棵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是一座绚烂多彩的艺术宝库,是一座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历史博物馆,千百年来中国画艺术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名家辈出,大师卓立。当代中国画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变迁中不但没有萎缩消亡,而是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这不仅因为当代中国画植根于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也有赖于一大批立足于中国文化精神的国画家坚定的实践与探索,人民大众的追捧和热爱,以及艺术品市场的有力支撑,这都是近年来中国画迅猛发展的动力,也是水墨新宋庄形成的主要原因。
这次展出的中国画作品大多出自于宋庄中国画家之手,同时也吸纳了一些和宋庄联系密切,经常合作参与宋庄活动的知名画家,虽然展出空间有限,参展画家水平与身份都有所不同,但还是基本能反映出宋庄传统水墨的大概面貌。
       我们通过这次展览,相信生活在宋庄的中国画画家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既有民族传统精神,又有时代特色的优秀作品问世,也会有更多更优秀的中国画画家齐聚宋庄,为打造水墨新宋庄而共同努力。



  • 1
  • 2
  • 3
  • 4
  • 5
  • 6
  •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