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民生网!!!
地 方
频 道

民生热线:4000-743-356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民生网 > 娱乐 > 正文

中俄联合制作《奥涅金》为国家大剧院歌剧节开幕

2014-02-27    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


{$content.content}

    3月14日至17日,由世界顶级歌剧院马林斯基剧院首度与国家大剧院联合推出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将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今年2月,这部由俄罗斯著名导演阿列克谢·斯捷潘纽克指导的精良制作在圣彼得堡成功首演取得了巨大成功,导演极为细腻的戏剧化诠释使本剧上演后反响热烈。2月25日下午,该剧进行了一场生动的媒体探班活动,在导演斯捷潘纽克的带领下,袁晨野、柯绿娃等剧中主要演员悉数亮相,向记者展示了剧中第二幕的精彩片段。

    俄功勋级导演亲赴大剧院指导

    曾获“俄罗斯年度导演”称号

    普希金作为俄国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一直深深的影响着世界各地的读者。高尔基称其为“世界上极伟大的艺术家”。在刚刚举行的索契冬奥会开闭幕仪式上,普希金的名字作为文学的代表出现在“影响世界的俄罗斯名人系列”和“俄罗斯十二大文豪”中。而俄罗斯歌剧一直占据世界歌剧版图的重要一极,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无疑是众多俄语歌剧中最绚烂的“明星”。

    此次,联合制作的歌剧《奥涅金》是马林斯基剧院两个多世纪以来首次与亚洲的顶级剧院联手。开幕六年来,年轻的中国国家大家剧院,以极度活跃的艺术生产能力和高水准的剧目品质,获得了国际同行的瞩目和认可,并与许多世界知名剧院在演出交流中结下了友谊。而《奥涅金》就是大剧院与老朋友捷杰耶夫在艺术创作探讨中一拍即合、经过两年酝酿而联合打造出的重磅大戏。该剧由俄罗斯著名导演阿列克谢·斯捷潘纽克执导。斯捷潘纽克曾在俄罗斯著名的格林卡国立歌剧和芭蕾舞剧院担任总监一职长达7年。俄罗斯《音乐评论》杂志曾评选他为2002年度最佳导演。到目前为止,由他执导的歌剧作品超过70部,其更被授予俄罗斯荣誉艺术家头衔。他告诉记者:“我来中国的任务是让观众有兴趣去了解这样一部杰作,虽然这部俄罗斯最伟大的歌剧在诞生以后上演的形式发生了很多变化,因为年代已经很久远、人们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变化,就像曾经我们用鹅毛笔而现在我们用电脑键盘。这促使我用更多当代人的视角去解析整部歌剧”。据介绍,斯捷潘纽克在排练现场极为“卖力”,始终“挤时间”为演员讲戏,“如今,很多俄罗斯年轻的观众都不知道、不了解这部作品,我希望现在的人去了解普希金的时候,读懂每一个唱段的用词和深义。”

    而通过排练,中国组演员和导演之间的合作也慢慢产生默契。著名女高音柯绿娃曾在2009年参演过中央音乐学院制作的《奥涅金》,并饰演女一号塔吉亚娜。她告诉记者:“俄国的文学与中国的文学有很大的差别,前几年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演出时大多数以学生阵容为主,没有这么深入的去了解这个角色。这次非常幸运的遇到这么好的导演,他深度给我们剖析了这个角色,让我对人物的内心世界捕捉得更加透彻。塔吉亚娜内心很矛盾、复杂,是一个比较难演的角色,尤其是她还富有诗意和爱幻想的性格。这几天与导演的合作,让我提高的非常快。”

    袁晨野国内首唱“奥涅金”

    纪念“老柴大赛”夺金20年

    2014年是著名歌唱家袁晨野获得“柴科夫斯基国际声乐比赛”大奖的第二十年。作为中国首位柴科夫斯基大赛金奖得主,袁晨野刚好要在这个对他来说有纪念意义的年份里出演柴科夫斯基的歌剧《奥涅金》。“老柴”一直对袁晨野的音乐生涯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袁晨野从小在大连长大,那里的俄罗斯风格建筑和俄罗斯歌曲对他影响非常大。谈到二十年前的比赛,袁晨野说:“比赛的时候准备的是柴科夫斯基歌剧《黑桃皇后》及两首艺术歌曲。这项赛事不只是演唱‘老柴’作品,但每一轮都必须有柴科夫斯基的作品。我准备比赛的时候对‘老柴’的音乐就挺有感觉的。后来我请了莫斯科大剧院的声乐指导尼娜来指点我,她是郭淑珍老师在50年代留学莫斯科时的钢琴伴奏。她当时对我说,你不是俄罗斯人,但你的音乐的感觉和领悟就和俄罗斯人一样,甚至还更多。”

    “老柴大赛”后,袁晨野赴美国发展歌唱事业,在休斯敦大剧院准备俄语歌剧《伊戈尔王》时,当时的导演正是大剧院版《卡门》的导演赞贝罗。袁晨野告诉记者:“赞贝罗和很多音乐同行、老师都说我非常适合演奥涅金。同时,此次我对与捷杰耶夫大师合作非常期待,我前年听了他指挥的老柴第三和第四交响曲;去年听了他指挥的美国大都会歌剧院2013乐季开幕歌剧《奥涅金》都非常震撼。”在探班中,袁晨野、柯绿娃、翁若珮、金郑键等华人歌唱家为媒体展示剧中第二幕第一场的“舞会场景”,并展现了不俗的演唱功力。导演也对中国组演员的表现表示满意,并对中国演员的俄文发音大为赞赏。袁晨野告诉记者:“导演有俄罗斯人独到的气质。他对歌剧里的人物了如指掌,所有人物和台词都在他的骨子里面,但他每一次都还要挖掘点新的、不同的东西。”

相关链接:

关闭

关闭